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07:丞相夫人送的成人礼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江凌月被那艳绝的美,晃的不由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等矜天走近,她便友好的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初安来了,正好,我带你一起认认人吧?”

    宁洛茴回过神,漂亮的柳眉紧紧蹙起,没好气的瞪着矜天,开口就是训斥。

    “今天什么日子,你看看你,哪家贵女会像你一样睡到日晒三竿!”

    宁洛茴也不希望引起其他人的注意,毕竟这是自家的事,不能平白让外人看了笑话。

    所以她的声音压的很低,只有身边的两个姑嫂听到了。

    矜天淡定的说了一句:“现在不就有了。”

    宁洛茴: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直伶牙俐齿的气死人!

    眼见宁洛茴就要爆发,旁边的秦晚棠不动声色的拉了拉她,温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弟妹,周太师府的人到了,你快去迎接一下。”

    看着宁洛茴被秦晚棠成功转移了注意力,矜天看向秦晚棠,就见她温柔和蔼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矜天面上笑意不变,略微冲对方点了点头,就转回头去看江凌月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站不住,让画灵在这替我迎客吧,我先找地方坐坐。”

    矜天说完,也不等江凌月几人说什么,直接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那背影,简直不要太利落。

    江凌月见此,心中多了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她有时候,还真猜不透矜天到底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看起来笑意浅浅,艳丽温软,可只要看实质了,就会发现,她眉眼从容恬然,一颦一笑,皆有一种世间在握的霸气。

    看似清淡如一汪清泉的桃眸,实则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总在顾盼间,不经意流淌出一丝神秘,看似多情又无情。

    还有她表现出来给人的感觉,也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,伶牙俐齿,胆大妄为。

    似乎做什么,都不经过深思熟虑,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让人第一感觉,就觉得太过鲁莽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呢?

    那看似鲁莽的背后,每一次都是云淡风轻的稳赢。

    明明有让人惊艳震撼的实力,可矜天又好像根本不在意权力地位,没什么好胜和争夺心。

    就像现在,矜天作为今日的主角,按理说,本该稳稳拿捏住自己主角的身份。

    现在却放过接触各权贵的机会,让她一个人在这里,占尽主角风头。

    一时间,江凌月还真不好定义矜天这个人,到底会不会,成为她的敌人

    宾客们陆陆续续到了。

    看到迎客的居然只有江凌月这个主角在,而另一个主角,江矜天,却根本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猜测纷纷。

    心想,是不是这个江二小姐,在丞相府并不受待见。

    翊陵澈在宴会上找了一圈,等看到矜天一个人躲在一处树荫下,躺在躺椅上乘着凉,吃着东西,欣赏着宴会上的人生百态,目光亮了亮。

    “哥,这边。”

    翊陵澈对身边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翊陵辞说了一句,就快步朝矜天走了去。

    矜天所在的位置,角度选的特别好。

    正好在树荫一侧,被一些灌木丛半遮半掩,只要不仔细看,根本不会发现这里有人。

    而她又能毫无遮挡的,将整个宴会每个角落的风景,都收于眼底。

    “矜天,你果然会选位置,这个角度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翊陵澈说着,就对身后随行的小厮交代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去,搬两把椅子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矜天瞧着翊陵澈风情万种的笑容,倒也没有赶人。

    有个这么养眼的人在身边,倒是连污糟的空气,都清新了几分。

    翊陵辞走过来,也没说话,只是平静的对矜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矜天勾了勾唇,算是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翊陵澈见这两人都不说话,又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你可是主角,怎么一个人躲到这来,不去外面迎客呢?你也不怕被人抢了风头。”

    矜天和江凌月两人的身份,本来就尴尬,少有什么风吹草动,就会被放大。

    现在矜天躲在这里不去露脸,只怕又要让宴会上的来客,猜测纷纷了。

    矜天吃了一块辣卤藕片,慢悠悠道。

    “我让画灵代替我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翊陵澈愣了愣,简直恨不能敲开矜天的脑袋,看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一个侍女,能跟主子亲自出马一样吗?!

    “你这脾气,还真不太像世家贵女,倒是更像一国公主。”

    拽的能上天。

    翊陵澈自然不会认为,矜天是心大,才没有自己去,而是让侍女代替。

    按照矜天之前的处事风格,翊陵澈觉得,矜天是根本不在意这些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是不屑去迎宾的。

    矜天笑了笑:“公主?那可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公主哪有当王来的爽。

    翊陵澈不由打量了矜天一瞬,总觉得她这话有点别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还不等翊陵澈观察出什么,就见矜天看向他和哥哥,笑容颇为友好灿烂。

    “两位郡王,给我准备了什么贺礼?”

    翊陵澈真的第一次体会到,被人弄无语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好笑的摇了摇头,那张精致秀丽的脸,倒是褪去了几分雅痞和妩媚,多了些许软萌可爱。

    “就没见过你这么财迷,还如此明目张胆,毫不掩饰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哥哥一人给你准备了一万两黄金做生日礼物,怎么样?够意思吧?”

    一万两黄金,约莫是七千万人民币。

    矜天满意的点了点头:“嗯,这礼物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翊陵澈被矜天那眉梢带着愉悦笑意的模样,给逗乐了。

    “你都对外放话了,我们哪能不上道些。”

    矜天听言,也不意外他们会查到。

    这事情,她也没打算忙着,本来就是有意透露的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才能让所有宾客,按照她的喜好来送礼物。

    翊陵辞在旁边虽然没说话,可干净冷冽的桃眸里,也隐隐荡起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来的时候,第一时间,就找到了矜天的所在。

    看到她旁边坐着的那对双生子,眉梢轻挑,多了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抬步走了过来,原本傲气乖张的神色,在矜天抬头看过来的时候,瞬间褪去,浮现了一抹奶气灿烂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初初,一段时间不见,你越发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矜天看着宗政漓妖那张瑰美艳丽,精致水灵的脸,目光闪烁了一下,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小世子许久不见,也越长越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那五官,似乎更加艳丽精致了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立马卖乖的凑上前,将脸送上去。

    “那初初要摸摸吗?我最近都有好好保养喔,手感一定比之前更好。”

    面对这赤裸裸的诱惑,矜天要还能忍,她就不是矜天了。

    当即就不客气的伸手,摸上了那白嫩嫩的脸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让我摸的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瞧着矜天一脸认真甩锅的样子,有些好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嗯,我让初初摸的,免费的。”

    矜天满意了,眉梢眼角都浮现了一抹愉悦的笑意。

    别说,这手感,确实比之前更加好了。

    她都不敢用力,那嫩感,就担心稍微用力,就能捏坏了。

    翊陵澈受不了的出声道:“喂,我说尘绯,你能注意点吗?好歹我们这两个大活人还在呢,至少考虑一下我们吃瓜群众的感受啊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看都没看一眼的回了句:“吃瓜群众就是背景板,你做好没有台词的背景板就行,别叨叨。”

    翊陵澈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你不是人的本事,又刷新了我的下限!

    “二小姐……原来你在这。”

    陈伯找了一圈都没找到人,都快急的跳脚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找到矜天,连忙跑过来,额头上都浮现一层细密的汗。

    矜天见他这焦急样,挑眉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陈伯连忙道:“宾客都到齐了,那边老爷和夫人准备带着你和大小姐两位寿星说话,就差二小姐你了,快跟老奴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矜天倒是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她要收礼物,好歹要露一露脸的。

    走到宴席前方,丞相府一大家子人都已经聚在一起,确实只差矜天了。

    “跑去哪了?所有人都在等你!”

    宁洛茴低声只怪一句,江文舒自后悄悄拍了拍宁洛茴的后背,低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好了若雅,宾客们都等着了,先感谢大家吧。”

    确实所有人都围了过来,大家都等着他们做主人家的开场,宁洛茴也不再说什么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江文舒抬头,便笑着对众人扬声道。

    “各位,感谢各位百忙之中,来参加小女舒宁和初安的生辰宴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,是两位小女及笄的重要日子,作为父亲,我只愿两个孩子,今后无论有何奇遇和发展,都能幸福安康。”

    江丞相这话,说的倒是一碗水端平,不偏不倚。

    让原本还有所怀疑和猜测的众人,一时间,又摸不准丞相府对矜天的真实态度了。

    所以众人齐刷刷,看向了宁洛茴这个做母亲的,想看看她会怎么做,是同样一碗水端平,还是会有所偏颇。

    宁洛茴见众人看着自己,清丽脱俗的美人脸上,勾起一抹优雅出尘的笑意,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“今日日子特殊,从今日起,我的两位女儿,就真正成年,也代表着,她们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后会有更多属于自己的责任,也会经历更多的风雨。”

    “但无论将来如何,她们在我眼里,都是需要被呵护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宁洛茴转头,看向了江凌月和矜天。

    江凌月脸上带着几分孺慕之情,笑意敛涟,端庄大方,又眉眼温柔。

    而矜天,只是端着一脸的平静,就那么旁观的看着。

    不喜不怒,不骄不躁,让人根本猜不透,她到底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宁洛茴看到这一幕,眉头又是一蹙。

    好在她背对着众宾客,大家也没看到她的表情变化。

    宁洛茴虽然不太满意,矜天这时候一点喜庆笑意都没有,但众目睽睽,她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让李嬷嬷,把提前准备好的礼物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侍女抬着的两个长条托盘,各自放了两个一模一样的红木匣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娘给你们俩准备的成人礼,看看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两个侍女,分别站在了矜天和江凌月面前。

    矜天看着那两个红木匣子,伸手一一打开了。

    江凌月见矜天动手了,也动手把两个红匣子打开。

    两个匣子里,一个放了地契、房契、还有铺面等相关的契约。

    另一个,放了三瓶颜色不一样的瓷瓶。

    矜天见她和江凌月的,都是一模一样,心中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她是真没想到,宁洛茴会一碗水端平。

    江凌月也有些意外,只是她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这里,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咦?那三瓶瓷瓶里放的,不会是什么珍贵丹药吧?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,不过让我意外的是,丞相夫人送的礼物,居然一模一样,这是不是说明,她对江大小姐和江二小姐,都是一样的?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那瓷瓶看着一样,里面的东西却不一样呢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着众人议论纷纷的声音,江文舒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舒宁,初安,打开瓷瓶看看里面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矜天先拿了那瓶红色的,打开,控出一颗黑色的药丸。

    那药丸周身氤氲着一层不凡的光泽,看着就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她自己就是神医,细细端量了一瞬,就知道这是什么药了。

    这种药,是能够治愈内心的药。

    而且药效比一般的药,好上好多倍。

    “天!竟然是圣级丹药!”

    “丞相夫人好大的手笔!另外那两瓶,居然也都是圣级丹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众人传来一片惊异的哗然时,宁洛茴缓缓笑道。

    “诸位好眼力,这三瓶,确实是圣级丹药。”

    “红色为治愈内伤之药,绿色为养颜丹,黑色为元灵丹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更是让不少人震惊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元灵丹,可是能够让人提升修炼的丹药。

    虽然提升的不多,可有总比没有好。

    就这圣级的元灵丹,若是吃了,少说可以提升两个小重天。

    而且圣级的元灵丹,有价无市,贵的出奇。

    这一个瓷瓶里,就是三颗,丞相夫人还给江矜天和江凌月,一人一瓶,那就是六颗。

    他们在场一群人里,手里能有一颗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府中长辈加起来,能有五颗就已经顶天了。

    丞相夫人居然有六颗!

    一时间,不少人的目光都炙热起来。

    这可是好东西啊!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