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04:成了轰动全城的人物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等张公公让人准备好比试现场,众人听到矜天居然让一个侍女,来代替她比试时,全都懵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!我没听错吧?江矜天居然让一个侍女代替自己比试!疯了吧!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猎异兽的时候,把脑子给忘死亡区了吧!居然让一个侍女出赛!”

    “这还比什么,干脆直接给二殿下三十万两黄金好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易奇当即就一脸怒容的,对着那几个笑得最欢的纨绔子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都给老子闭嘴!少踏马瞎逼逼!再敢说我女神的不好,劳资打的你们爹娘都不认识!”

    一群纨绔:“!!!”

    这小子有病吧!

    “王少,你没疯吧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女神不是江大小姐吗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吃错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王易奇一脸无语,是你们不懂的样子:“劳资不跟你们说,你们懂个屁!”

    “总之,劳资现在的女神,是江二小姐!这辈子都不会改变的那种!”

    一群纨绔:“……”

    疯了疯了疯了!

    这小子果然是疯了!

    宁时阑三人很是意外,朝矜天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宁景暄温声问了一句:“初安,有把握吗?”

    矜天抬头看向宁景暄,缓缓一笑,给了一个很肯定的字眼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宁景暄点点头,便不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但也没走,就站在矜天身边。

    那样子,显然是在无声的支持矜天的选择。

    宁时阑见此,狠狠心道:“既然小表妹说没问题,那就没问题,肯定能行!”

    宁时阑这话,听着像是肯定,但更多的,还是自己安慰。

    他心想着,输人不输阵,既然是小表妹的选择,就算知道赢得几率不大,他也得支持。

    然后,宁时阑就开始在心中细数自己的家当。

    想着到时候若是小表妹输了,他能拿出多少钱帮忙。

    宁知野笑了笑,若有所思的看向已经在位置上坐下来,面色沉静持稳的竹溪。

    她看起来,半点不受周围言论的影响,而是随意的拨动了一下琴弦,试了试音色。

    “初安,你这侍女看起来,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矜天看向竹溪,唇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。

    “能够跟在我身边的人,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,让周围几人,全都神色各异起来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笑着点点头:“初初说的是,初初这样与众不同,跟在你身边的人,自然不能差。”

    矜天转头看了一眼宗政漓妖,眼底染上笑意。

    “小世子真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初初……”宗政漓妖笑得一脸奶气软萌的凑过来:“尘绯,我的字,初初以后叫我尘绯,或者尘尘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倒是挺会顺杆爬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笑得越发温软了:“好不好初初?”

    “我的脸给初初摸,想摸多久摸多久,想什么时候摸,就什么时候摸,还有我的手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宗政漓妖把手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初初看,我的手也很好看喔,而且我有特意保养过,一双手同样又滑又嫩,手感也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矜天的目光,不自觉被那又白又修长的手吸引了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的手,骨节分明又修长,白皙的可以看到皮肤下的青色血管。

    有种青山云雨的美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只是看着,就能看出这只手特别柔滑软,就像是每天细心保养浇灌出来的美人手。

    矜天手指微微缩了缩,差点就忍不住伸手去摸一摸,捏一捏。

    她并不是一个手控,可此时看到宗政漓妖的这只手,她真的第一次有了一种,想要好好珍藏,好好把玩的冲动。

    自控了几秒,矜天果断伸出手,摸上了宗政漓妖那只美人手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,给我摸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她逼的。

    她是绝对不会负责的!

    宗政漓妖看着矜天这一本正经,一副别想因此赖上她的模样,笑意从眼角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,我说的,我绝对不会因此赖上初初的,只要初初以后叫我尘尘。”

    有了摸摸手,摸摸脸,离摸摸身体还会远吗?

    宗政漓妖眼底泛起一抹异光。

    他有足够的耐心,一点一点,慢慢诱惑着初初,主动把他扑倒,主动为他负责。

    矜天过足了手瘾后,满意的点了点头,随口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尘尘。”

    明明只是很随意,很寻常的语调,可听在宗政漓妖耳朵里,就有一种春风化雨,醇香酒酿的醉意,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好想让矜天再多喊他几声,但比赛已经开始了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知道适可而止。

    再继续缠下去,只会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比赛开始,由竹溪作为应战的一方,先开始。

    众人完全一副看好戏的模样。

    可当琴音响起,那清脆的清音,似高山流水,似雪中冰花,朦朦胧胧间,有种至纯,至清的穿透口。

    随着琴音的展开,慢慢流淌进众人的心扉,渐渐勾出一丝丝动容。

    那种感染力,是一种细密而绵长,犹如细雨润无声,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可等世人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无法自拔,弥足深陷。

    这一刻,在场的众人,仿佛看到了春夏秋冬四季的变化,仿佛看到家国安泰富足的和谐美好。

    犹如世外桃源,让人无法抗拒,又向往。

    等琴音停止,众人都还沉溺在其中,没有回神。

    在一旁等着的翊陵衍,神色早已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眉头也不自觉的紧锁,多了一抹清晰可见的凝重。

    江凌月眼底浮现一抹浓浓的惊诧之色,随即看向翊陵衍。

    见他眉头紧锁,神色凝重,就知道要遭。

    目光转向矜天满意的笑脸。

    在那从容的笑容中,她竟然感受到了一种运筹帷幄,掌控一切的霸气和王者之魄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的感觉,让江凌月心中猛然一惊。

    眼底多了一丝危险。

    矜天挑了二皇子来完成条件,有没有故意的成分?

    这样想着,江凌月就朝矜天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矜天,没想到你身边的侍女,居然如此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这琴艺,当真是精妙绝伦,最重要的是,这侍女的琴声,有琴魂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江凌月话音一转,问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矜天赢了,真的会让二殿下履行约定,给你三十万两黄金吗?”

    “二殿下,到底是皇子,其实矜天可以本着友好的相交,只收一半,交了二殿下这个朋友,对你会更有用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一番话,看似是为矜天考虑,实则,是在试探矜天的想法。

    矜天瞧着江凌月脸上真诚典雅的笑容,脸上的笑意加深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江大小姐,你当真希望我交了二殿下这么朋友?”

    江凌月目光深了深,面上表情丝毫没有变化,笑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,这对矜天来说,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矜天不是不会这些勾心斗角,算计人心的手段。

    可以说,她若真想算计人心,别说现场这些毛都没长齐的半大孩子。

    就说是朝堂那些,也没几个够她玩的。

    实力不够的时候,需要算计人心,稳妥一些。

    可当实力足够碾压一切的时候,就完全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去算计。

    一巴掌湮灭一切,岂不是更直接快速。

    现在的矜天,就是这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哪怕换了一个位面,她需要从头开始。

    可大佬就是大佬,不会因为换了一个环境,就变成什么都不会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矜天无趣的道:“放心,我对二皇子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比起一个皇子的关系,我更喜欢三十万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一个皇子的人情,在矜天这里,连三十万两黄金都不值。

    江凌月: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好的虚与委蛇,暗中过招呢?

    你这么直白了当,不按剧本走,还能不能好好权谋宅斗的?!

    旁边同为皇子的翊陵渊和翊陵越几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时候,皇子这么不值钱了?

    江矜天这个女人有毒吧!

    宗政漓妖笑着补刀:“初初说的对,一个皇子虚无缥缈的感情,怎么能跟三十万两黄金相比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前者是虚的,后者可是实实在在的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:“……”

    感觉自己又被内涵了……

    几位皇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宗政漓妖毒性更强!

    这边,竹溪比试完,就平静的回到了矜天身边。

    眉眼平静稳重,不骄不躁,又让她身上的气息,越发显得不同寻常了。

    众人回过神,全都震惊不已的看着竹溪。

    一个个,眼神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这确定是侍女?

    确定不是某家贵女来冒充的?!

    翊陵衍自然不可能直接放弃。

    他选择博一次。

    深呼吸一口气,翊陵衍开始了弹奏。

    可能是太想嬴,也可能是想得太多。

    翊陵衍的琴技依旧是令人惊艳的,而且比起竹溪如田野流水清澈平缓的音律。

    翊陵衍的琴音,更显激昂和大气磅礴。

    明明给人的震撼感,更加直观。

    可当他停止弹奏后,众人第一时间就鼓掌叫好起来。

    完全没有像听竹溪的琴音时那样,完全沉溺在其中,无法自拔,难以回神。

    这反应,看得翊陵衍目光沉沉的闭了闭眼。

    哪怕他的欢呼声更高,看起来更受欢迎。

    可翊陵衍知道,他输了。

    输在那一抹琴魂上。

    他的琴声,能够带动现场,能够给人震撼。

    可那侍女的琴声,却能深入人灵魂,牵引人心。

    张公公走到翊陵澈和翊陵辞这对双生子面前,恭敬的道。

    “比试已结束,请两位郡王给结果。”

    几乎没有任何异议,翊陵澈和翊陵辞,异口同声道。

    “江矜天获胜。”

    这结果,让全场都倒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倒不是对这样的结果有质疑。

    毕竟在场的人,全都是贵族后代,并没有出生小门小户,什么都不懂,没见过世面的。

    两者的琴艺,完全不同,各有各的优点。

    都很好,都是难得一见。

    可非要放在一起比个高低,确实是那侍女的琴音,更叫人流连忘返,想要珍藏。

    想要不断的重复的听。

    就好比一个是精心调配,营养有价值,想要顿顿吃的药膳。

    一个是装盘美又精致,但味道不会让人想要一直吃的美食。

    众人震动的是,二皇子输了,也就意味着,他必须履行赌约,给江矜天三十万两黄金。

    矜天笑着看向走过来的翊陵衍:“二皇子,三天时间,应该够你准备好黄金了吧?”

    翊陵衍勉强笑了笑:“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三天后,我等着二皇子的三十万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最后‘三十万两黄金’几个字,深深戳痛了翊陵衍的心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笑道:“初初放心,有我在,谁都别想赖账。”

    翊陵衍:“……”

    膝盖中了一箭又一箭,你们是魔鬼吗?!

    今日这场狩猎游戏,毫无疑问,矜天成了最大的赢家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那种无人能与之争锋的,超级无敌大赢家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江矜天三个字,再一次震动了整个皇城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丞相府的二小姐,狩猎游戏的时候,赢了许多人,嬴了无数的黄金。

    成为了南武国权贵世家年少一代中,最有钱的主。

    甚至,这位二小姐,根本不是什么都不会的乡野丫头。

    她武力超强,是当之无愧的少年天才。

    不过十四岁的年纪,就已经是仙级八重天的武者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。

    矜天这还没睡醒,丞相府的门槛都快被人踏破了。

    全都是来拜访江丞相,恭喜江丞相,并且给矜天送贺礼的。

    “江丞相,恭喜恭喜,前有才色双绝的大女儿,现在又来了一位百年难得一遇的少年天才二女儿,真是洪福齐天,福禄双全啊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恭喜,江丞相,这是我送给矜天小侄女的一点贺礼,恭喜江丞相有个这般天赋强大的好女儿,也恭喜矜天小侄女成为昨日狩猎游戏,最大的赢家。”

    “江丞相好福气啊,这三个儿子都优秀,女儿更是一个比一个优秀厉害,未来不可估量啊,恭喜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大早的,上门恭贺的人就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江文舒直接被大家接踵而至,绵绵不绝的恭贺,给弄懵了。

    全程就是一脸懵逼的,与大家客套着,道谢着。

    然后替矜天收了无数的礼物。

    整整两个时辰,这门庭若市的场面,才慢慢消停下来。

    江文舒这才有机会,好好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宝贝们,今天更新有点少,时间来不及了,所以也没有分章,两章合一了,更了四千字,大家先看着,明天夏夏争取多更一些哈~明天更新还是晚上来看喔~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