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重生八零大佬要和我组CP

重生八零大佬要和我组CP

第96章 犯贱,自找的

作者: 沙玛

    浑身疼痛的花有刚此时才发现跑来的是花俏,他忍着疼回头看一眼抱作一团的林香叶花俏母女。

    林香叶怎么没有受伤?

    这三个流氓为什么只是站着干看,他们为什么不打林香叶,不打花俏?

    为什么只打他一个人?!

    瞬间不平衡的花有刚不甘心地问道:“为什么只打我一个人?”

    邱大杰回过神来,鄙视地朝他吐了一口口水。

    “盗亦有道!劳资从来不对女人动手!”

    被妈妈抱住的花俏听到这话心梗了一下,难道她不是女人?所以邱大杰是在忽悠花有刚吧。

    混混A附和道:“就是就是,谁跟你一样竟然还吼女人,真不是个男人!”

    混混B继续之前的狠话威胁:“警告你,再他妈犯贱,老子们还打你!”

    说完该说的话,邱大杰朝一脸镇定的花俏看了一眼,就带着两个手下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巷子里一时剩下一家三口,花有刚呻吟着。

    林香叶赶紧放开花俏,朝花有刚走过去,再不关心就不对了。

    花俏不想去关心花有刚,她看了看朝倒在地上的自行车走去打算把自行车扶起来。

    刚刚她放学路过小巷子的时候听到里面有动静,往里一看竟然是邱大杰三人,被打的还是花有刚和她妈,本来她急的就要往里跑时,跑了一半突然发现邱大杰三人只打花有刚一人,疑惑地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思索了一番,她觉得邱大杰打花有刚这事儿可能跟她有关,很有可能是沈重弄出来的。

    在花有刚和沈重之间,她不由得选择了沈重。

    而且她觉得花有刚的确该挨一顿揍。

    当邱大杰三人停下来后,她这才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听到刚刚花有刚问的话,她真想让她妈妈立刻马上跟花有刚离婚,远远地离开这个自私自利的男人,张翠芬母女不是稀罕么,给她们就是了。

    扶好自行车,花俏把车推到被林香叶扶起来的花有刚身边,故意问道:“爸爸,他们为什么打你?”

    花有刚不想回答这个问题,他也一头雾水,猜测着到底是谁看上了张翠芬要警告他,于是呻吟着装没听到。

    扶着他的林香叶见他不说,就直接告诉了自己女儿。

    “刚刚那个流氓头子说你爸爸动了不改动的女人。”她也认为这飞来的横祸跟张翠芬有关系。

    让他嘴硬,非要跟张翠芬来往,这下好了吧!

    林香叶心里畅快地想着。

    花有刚听了不痛快,压着火气道:“啰嗦什么,还不赶紧回家。”

    林香叶咬了咬嘴唇,心里想着先前花有刚被打得吱哇乱叫的惨样,这才继续扶着他往家走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沉默地往回走。

    三人各有心思,花俏想着要去找沈重确认下这事儿,同时让他以后别再做这事儿了,不值得。

    林香叶心里一时觉得解气,又一时发愁,又忍不住想经过这么一次,不知道花有刚会不会不再和张翠芬来往,跟张翠芬划清界线。

    花有刚每走一步都觉得全身骨头肌肉都痛,尤其是脸上,只怕破相了。

    这样子肯定见不了人,明天得请假了。

    他越想这飞来横祸,越是心中气苦,想要找邱大杰三人报仇都不知道该找谁帮忙,想来想去觉得这次的事只能自认倒霉。

    他又忍不住抱怨张翠芬,这个女人太麻烦了!

    不行,以后他还是跟张翠芬保持距离吧,这一次不管张翠芬再怎么跟他哭哭啼啼,他都不能再心软了。

    花有刚惆怅地想着。

    快到家门口时,花有刚怕被街坊邻居看到丢人,想拿东西遮挡一下,找了一圈看到了自行车上挂着的雨伞,于是把雨伞撑了开来遮挡住自己的狼狈样子。

    眼看着马上就差两步踏进自家大门了,花有刚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被人又给挡住了。

    这次挡住他的人是中气十足的花老爹。

    原来昨天傍晚王佳慧来家里的事,花奶奶想了又想,还是在今天上午告诉了自家老头子。

    花老爷子一听就生气,决定好好跟儿子掰扯掰扯,决定实在不行就打这混账儿子一顿,把他给打醒。

    于是快到下班的时候,老爷子就等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终于把小儿子给等回来了,却见儿子不知作什么妖,大晴天打着一把伞遮挡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有刚,你打伞做什么?老子有话跟你说,你跟老子走!”

    花老爷子朝儿媳妇和孙女点了点头,就朝儿子吼道。

    他不想当着儿媳妇的面掰扯别的女人,觉得那样不好,得给混账儿子留点面子。

    花有刚此时哪里有心情跟老爷子说什么话,他只想赶紧回家,于是嘟囔了一句:“有什么话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花老爷子当下就不高兴了,他一把抓住那伞:“打什么劳什子伞,老子要和你说话,你就听!”

    花俏和林香叶都愣住。

    伞被抓掉,露出花有刚鼻青脸肿的狼狈样子,花老爷子吓了一跳,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看到有街坊看过来,花有刚绕过他爹就往里走,根本不回答他爹。

    花老爷子又看向儿媳和孙女:“有刚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林香叶低下了头,花俏难过地说:“爸爸回家路上被三个男的截住,说我爸爸惹了不该惹的女人,就教训了我爸爸一顿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花老爷子立刻也想到了那个张翠芬。

    该打!

    他跟着进了二儿子的家,追着儿子进了北房。

    “花有刚!劳资早就跟你说过不要跟那个寡妇不清不楚地来往,你特么偏偏不听,死犟脑袋,这下子好了,被人打了吧。”

    花老爷子中气十足的大嗓门从屋子里传到院子里,林香叶和花俏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花俏说:“妈妈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林香叶摇摇头,说:“没事,你先去看会儿书,我马上就把饭做好。”

    花俏想了想,点头回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母女二人一个进了厨房,一个进了西厢房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花南方背着书包回来了,他一进门就听到爷爷教训爸爸的声音,他好奇地进了北房,就看到爸爸被人打过的样子,惊呼出声,问爷爷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老爷子立刻说:“你爹犯贱,自己找的!”

    花有刚气苦,无奈道:“您老能不能别瞎掺和了。”他又朝花南方吼:“回你屋写作业去!”

    真是爷爷吼儿子,儿子吼孙子,花家男人一个样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