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重生八零大佬要和我组CP

重生八零大佬要和我组CP

第65章 对人不对事的教训

作者: 沙玛

    听了儿子的混账话,花爷爷简直要气笑了,他怎么能生出来这么一个满脑袋浆糊的儿子?

    该不会不是他的种吧?

    花爷爷狐疑地看了一眼老伴。

    接收到老爷子传递过来的眼神,花奶奶气得想跳脚了,她一下子瞪了回去:可不是就是随了你才这样虎么!

    好吧,这暴脾气好像是随了他,至于其他的,他才不认!

    起码他没有这么糊涂。

    花爷爷运了运气,尽量用心平静气的态度说道:“你是有家有室的人,要注意跟别的女人避嫌,尤其是这种寡妇,要是香叶知道了,香叶能高兴?”

    花有刚也平静了下来,说道:“我和张翠芬真的没啥,就是看她困难了帮一把,你们别多想,她林香叶敢多想。”

    他的口气理直气壮的很,觉得林香叶完全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花爷爷又想气得跳脚了,他努力跟自己说:跟个二傻子生气不值得,不值得,不值得......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花爷爷又换了个方向说:“你想想,要是你在路上看到香叶和其他男人说说笑笑的,你心里舒服?”

    这一回花有刚没有立刻顶回去,只是轻轻哼了一声,他又不是没看到过,不过那已经是十六年前的事了,现在及以后都不会再有这种事情发生,不过其中缘由他自然不会说出来。

    老爷子纯属闲得慌。

    花有刚实在不愿意再跟老爷子吵架,敷衍道:“我心里有数,你就别管了,没事干就多遛遛弯,实在不行,我去问问我们厂长门房还要不要人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花爷爷再也忍不了了,直接暴起把这个二傻子给赶走了。

    最后二人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花奶奶劝花爷爷:“老二是个好面子的人,最怕别人的指指点点了,他不会搞破鞋的。”

    花爷爷哼了一声,说道:“真搞破鞋,我先弄死他;真要好面子,就不要往那种女人面前凑。要是我跟别的女人说说笑笑,你能高兴?”

    花奶奶推了一把花爷爷:“你敢!”

    推完老头子,花奶奶不由得想起早上在门口看到二儿媳妇脸色不好的事,难道儿媳妇不高兴是因为这事儿?

    那她得找时间好好劝解劝解儿媳妇。

    花有刚气哼哼地回了家,一进大门正好看到端了一盆水往厨房走到花俏,更是黑着脸“哼”了一声然后径直进了正房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的林香叶疑惑地看向女儿:你惹他生气了?

    花俏做个无奈的表情:我什么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林香叶接过女儿手里的水盆,小声安抚道:“可能是跟你爷爷吵架了,不是针对你的,你别多想,回屋去看书学习吧。”

    听了妈妈的话,花俏心里更是不屑,他不高兴就拿家里人撒气,还真是厉害呀!

    妈妈当初怎么就找了这么个男人呢!

    好吧,不能怪妈妈,这个年代男女结婚哪里会了解那么多;而且妈妈要是不嫁这个男人,就不会有她和南方。

    花有刚再怎么样,还是给予她生命的爸爸。

    花俏努力说服自己不要生气,不要再管花有刚的事。

    今天上午旷了一节语文课,为防止语文老师就今天的学习内容提问,她便打开课本学习了起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高一教师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吕老师和胡老师在说话。

    吕老师说:“昨天下午我找花俏了解过情况了,她也是事出有因,不是故意要旷课的。”

    胡老师冷笑一声,问:“一个学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学习,所有的事情都该为学习让路,她到底是什么天大的事要旷课去处理啊?”

    吕老师噎了噎,还是说:“花俏已经向我认错了,并且保证以后再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了。”

    胡老师:“口头保证有什么用,吕老师,我看你就是太好脾气了,这些学生才不把你放在眼里。我觉得就该给花俏一个教训,她才能长记性,以后才可能真不犯。”

    吕老师:“花俏平常学习表现挺好的,我们就给她一次机会改正,再犯的话肯定好好教训,这次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胡老师:“吕老师,我坚持认为应该给花俏一个教训,顺便以儆效尤,给其他同学一个震慑,咱们学校的校风该好好整一整了。”

    吕老师:“......胡老师,对学生的教育咱们要注意方式方法。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花俏来到了办公室门口。

    “报告。”

    胡老师看了一眼门口的花俏,冷哼一声,不说话。

    吕老师只好开口让花俏走了进来,并冲花俏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其实刚刚在外面,花俏听到了胡老师的两句话,一时心情也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她还是太大意了,昨天不该想当然的旷课,而是应该花点儿时间请假才对,连累吕老师还要受胡老师的气。

    她朝吕老师歉意地笑了下,然后走到胡老师跟前,弯腰鞠躬:“胡老师,对不起,昨天我不该旷课,以后我不会再旷课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确是错了,所以姿态放得很低,也做好了胡老师教训她的准备。

    胡代红“哼”了一声,阴阳怪气道:“你对不起的可不是我,你对不起的是你自己,是辛辛苦苦工作掏钱送你来学校的父母,你不用跟我道歉。”

    花俏很老实地接受批评:“......是,我对不起我和我父母,也对不起辛勤教育我的老师们。”

    胡代红眉毛倒竖:“你别跟我耍嘴皮子!”

    花俏微微皱了皱眉,她觉得胡老师好像针对的是她这个人,而不是她旷课这件事,如果是这样的话......

    一旁的吕老师看不下去了,打劝道:“胡老师,花俏已经认错了,咱们就给她一个机会,以观后效......”

    胡老师打断了吕老师的话:“吕老师,你愿意和稀泥得过且过是你的事,我的教育方针可跟你不一样......”

    听到吕老师被胡代红这样讽刺,花俏立刻出声打断:“胡老师,您想要给我什么处罚,我都接受。”

    然后又朝吕老师鞠了一个躬道:“吕老师,您不用说了,我的确是错了,该接受惩罚。”

    胡代红冷哼一声:“既然如此,你先把英语课代表的职务解除了吧,旷课的人没资格担任班级干部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吕老师着急地要说什么,花俏怕他再被胡代红攻击,便抢先应了一声:“好,我会考虑。”

    胡代红得到满意答复,更怕吕老师插嘴碍事,便说道:“那行,你先回教室去上课吧。”

    花俏再次冲吕老师说了声:“对不起。”便回教室去了。

    回去路上,花俏内心很平静,并不为刚刚的事而难过,只是认真思考。

    她什么时候得罪过胡代红?

    胡代红为什么要针对她?

    胡代红这样小事放大的目的是什么?真的像她说的要以儆效尤,只是要给她一个教训?还是说有其他目的?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