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重生八零大佬要和我组CP

重生八零大佬要和我组CP

第37章 奇怪的父女

作者: 沙玛

    这样的爸爸,上辈子后来的时候,花俏有时候只想一锤子直接捶到地下去,但也只能想想,后来远远地离开了这个家,留给张翠芬母女两去哄受。

    只是这辈子又不一样,为了妈妈和南方,她不能一远了之。

    于是傍晚的时候,花俏再次在花有刚下班路上等着他。

    远远的花俏就看到花有刚推着自行车往前走,她正要喊一声‘爸爸’时,发现花有刚回头跟一个女人笑着说话。那个女人却是张翠芬。

    花俏皱眉,他们两什么时候又变得这样融洽了?

    “爸爸。”

    花俏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清脆的少女的声音在马路上响起,很是显眼。

    花有刚听到叫声时,立刻看了过来,他下意识地变得有些心虚,但很快又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看到花俏要心虚啊?他光明正大,行的端坐得正,根本没有必要心虚。

    于是花有刚板着一张脸朝花俏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花俏喊出那一声‘爸爸’之后,花有刚身后的张翠芬也看到了花俏,她稍微迟疑了下,便跟随在花有刚身后也朝花俏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花俏冷冷看着张翠芬恬不知耻地和她爸爸一起走向自己。

    走近后,花有刚不太高兴地说:“你不在家玩,又跑来干什么!”

    他觉得花俏在监视自己,监视自己是否与张翠芬有来往。

    花俏收回视线,忽视爸爸的不快,挤出一个笑来,说道:“我来接爸爸下班啊。”

    花有刚皱眉,他还未说什么时,他身后的张翠芬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仿佛之前张翠芬与花俏那一次不愉快的见面不存在一样,张翠芬落落大方又温柔和蔼地说:“花俏,你好。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花俏面无表情地看着她,紧闭着嘴。

    花有刚没有想到张翠芬会走过来跟花俏打招呼,还呆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张翠芬跟花俏打完招呼,不等花有刚说什么,就笑着道:“那我就不打扰你们父女了,我先走一步。”然后冲花有刚笑道:“花师傅,我们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张翠芬就很是利落地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花俏看着她的背影,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她自然知道,刚刚张翠芬就是在挑衅自己。或者说张翠芬其实想刺激得自己朝她发难,这样她就更能表演一番自己的包容与忍让,并凸显一下自己是多么的无礼与坏脾气。

    花有刚终于反应了过来,并平复下心情,他一抬眼就看到花俏冷冷盯着张翠芬的背影,嘴角还带着嘲讽的笑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说道:“俏俏,不要闹。”

    花俏:“......”

    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闹了?

    臆想症已经发展到如此地步了吗?

    花俏直接说道:“爸爸,我不喜欢张寡妇,更不喜欢看到你和她在一起说说笑笑,我知道您光明磊落,可张寡妇心里到底怎么想的,我们都不能确定,而且别人看到您和张寡妇在一起说说笑笑也会误会,甚至传闲话,到时候您就说是再磊落,也架不住别人的看法。妈妈如果知道了,也会伤心难过的。”

    花有刚没有想到花俏会如此直接地说出这么一堆话来。

    他先是有些恼怒,觉得花俏管得太宽,都管到自己头上来了,太不像话了。

    然后他又为花俏对张翠芬的态度更是不悦。

    “什么张寡妇,成为寡妇又不是她的错,你对人要尊重些。”花有刚皱着眉头教育花俏,“就算是你不喜欢张同志,不愿意喊她阿姨,那也不要张口寡妇闭口寡妇的,别人听到了还以为我们家家教不好。”

    看到花有刚如此大义凛然、严肃又正派的样子,花俏简直要被逗乐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不喜欢她,你可以不再理她吗?”

    花有刚不耐道:“不要瞎胡闹,那是我同事!”

    花俏又问:“那要是我妈妈也不喜欢她,你能为了让我妈妈高兴些不再搭理她吗?”

    花有刚想也不想就直接说道:“你妈可不是你这样无理取闹的人!我警告你,别在你妈面前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花俏一时有些怔愣。

    爸爸对她的看法竟然如此负面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是后来在张翠芬母女的挑拨下,爸爸才这样对她冷淡与不讲情面的。

    花俏仔细回想了下自己小时候与爸爸之间的关系,好像一直以来爸爸都是高高在上、严肃而又不可亲近的,她似乎没有父爱浓浓的记忆。

    她又想了想爸爸与弟弟之间的相处,虽然有时候爸爸对弟弟也有打骂,但他们之间也有欢乐亲昵的时候。

    难道爸爸更喜欢儿子?

    花俏无法说服自己,也无法解释爸爸对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看到花俏半晌不说话,花有刚以为自己的话镇住了她,这才松了口气,哼了一声后,便推着自行车往家走。

    花俏回过神来时,发现爸爸的身影早就不见了,一时更是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花有刚以为花俏还会在张翠芬的事情上纠缠不清,他都准备好了该怎么应对,可这几天花俏却很沉默,根本没有再跟他多说一句相关的话。

    林香叶也发现了女儿这几天有些低沉,只当是她沉下了心要好好学习的缘故,欣慰的同时,暗暗想办法给花俏每天多煮一个鸡蛋补脑子。

    张翠芬暗暗观察了一段时间,不见花俏以及花家任何人来找自己,花有刚也只是又跟自己疏离了一天,接着就又跟以前一样不见外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几天花俏一直在想着爸爸的事,不确定自己是否要想尽办法去改变爸爸,不确定自己是否应该努力切断爸爸与张翠芬的联系。

    她觉得以爸爸对自己的态度,自己想要改变爸爸其可能性十分渺小,爸爸如今对她好像是条件反射地对抗着,甚至可以说是反感。

    经历过一世,花俏也不是那种拿热脸贴冷屁股的人。

    而且即使没有了张翠芬,也可能会出现李翠芬、王翠芬......毕竟苍蝇不叮无缝的蛋。

    其实她心底已经隐隐冒出一个想法,与其费力改变固执的人,也许放弃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所以花俏决定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张翠芬撬墙角。

    反正这一次她妈妈和弟弟活的好好的,破墙角即使被撬了,张翠芬也得面对唾沫星子与花家对她的厌恶。

    开学前的一天,花艳来找花俏。

    “姐,县里新开了一家布店,听说那些布都是从南方的大城市里进来的,好看的很。”花艳兴致勃勃地说:“我妈答应我给我扯一块布缝一件衬衣,你帮我参考参考去吧。”

    花俏正好看书看累了,于是就爽快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二人相携出门,直奔那家新布店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