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重生八零大佬要和我组CP

重生八零大佬要和我组CP

第36章 脑补过度

作者: 沙玛

    大学会上的,挣钱也不会落下。

    上辈子的经历让花俏深深地了解,靠人不如靠己,只有自己手里有钱,遇到任何情况才会有底气。

    这两件事她都必须做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妈妈,上大学是我的理想,我一定会努力学习考上大学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这话,林香叶松了口气,脸上甚至还带了满意的笑容,可她的笑容在听到花俏下面的话时立刻便凝滞了。

    花俏说:“但是上大学和想法子挣钱并不冲突,我......”

    林香叶立刻打断了她后面的话,很坚决地说道:“花俏,上大学之前不准再说挣钱的话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花俏不解妈妈的固执:“可这次赶集摆茶摊你也是支持的呀。”

    林香叶为无法说服女儿而焦虑:“你为什么就不能听妈妈的话呢?不要问那么多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花俏敏锐地感知妈妈的焦虑,心里有一瞬间的迷茫,妈妈到底受到什么刺激了?

    上辈子时,她并没有与妈妈这样冲突过啊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上辈子她没有提过挣钱的事,每天只是无忧无虑地玩耍和学习,所以才不会引发妈妈的忧虑吗?

    但妈妈为什么在她上大学这件事情上如此执着?

    这个时代,如果有铁饭碗工作,大部分的人都会选择工作,而不是未知的大学。

    而且妈妈还是从农村出来的,只上过几年学,认得一些字。在上大学这种事情上应该是迷茫的。

    但妈妈却有十分清晰的目标。

    花俏轻声地说道:“妈妈,在这件事上我不能答应您。即使答应,也只是为了不让您担心而撒谎,我依然会在合适的时候去挣钱,比如像这次赶集。”

    耳边还响着花有刚的事,自己的女儿又如此固执,林香叶急了,忍不住说道:“如果你再做生意,你爸爸会把你弄进工厂去上班,他不会让你去上大学的!”

    原来还是爸爸的原因。

    花俏笑道:“没人有可以阻止我上大学,除非我自己不愿意。妈妈,我会和爸爸谈这件事的,你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林香叶痛苦地摇头:“没有用的,你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什么?”花俏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林香叶却是一滞,跟着眼神躲闪了下,她摇头,说:“你爸爸如果拿定了主意,轻易不会改变的,到时候他不给你出学费,你怎么去读大学。”

    花俏笑了:“学费我可以自己赚啊,我不用爸爸的钱。”

    林香叶却是不相信花俏能赚到那么多钱,听说上大学要读四年的,那需要很多钱的,根本不是摆个茶摊就能挣到的。她觉得必须得花有刚愿意掏钱支持才能行。

    “你想的太简单了。”她很是无力,女儿怎么如此倔强呢!

    各执己见的母女二人最后各退一步达成暂时的一致:花俏如果再做什么挣钱的生意,要提前和林香叶商量。

    为了让妈妈安心,花俏当即回自己的西厢房去整理书本开始学习。

    此时的花俏刚刚初中毕业,她考上了九青县一中,秋季开学后就读高一。

    上辈子她高一没有念完就辍了学,后来离开九青县,她在生活有了着落后读过两年夜大,但几十年过去,很多课本知识早就模糊。

    所以花俏前段时间的时候就已经翻出初中课本重新学习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心智更加成熟,初中课本的知识如今学起来并不难,只是需要时间一点点重新学习获得。

    她估摸着能在开学前把初二的知识学完。

    离秋季开学不到一个星期了,花俏决定未来这段时间就待在家里好好学习。

    当晚花俏学习到深夜,她学得太专注,甚至都没注意到花有刚很晚才回家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花俏有心与爸爸谈一谈关于读大学的事,于是她再一次在爸爸上班路上等到了爸爸。

    花俏笑嘻嘻地说:“爸爸,我送你去上班吧。”

    面对花俏的笑脸,花有刚也不好说什么,只是没有什么表情地‘嗯’了一声,推着自行车往前走。

    花俏跟了上去,笑着问道:“爸爸,你最近工作还顺心吧?”

    她本来就是随意地一问作为开场白,好慢慢引出后面的话题,谁知花有刚一下子就跟张翠芬给联系到了一块儿。

    花有刚觉得花俏问自己工作上的事,就是想拐弯抹角地打听自己是否和张翠芬有来往,毕竟他们是一个工厂的工友。

    而且昨天他才见过张翠芬。

    难道被花俏给知道了?所以今天说什么送他去上班不过是借口,又想提醒他不要和张翠芬来往吧。

    可惜经过昨晚,花有刚此时不仅很相信张翠芬,甚至还因为自己前段时间的误解对张翠芬心存愧疚。

    所以一听花俏的话,花有刚就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冷着脸说道:“俏俏,以后不要道听途说,听风就是雨。”

    花俏:“?”

    她说什么了?换了这么一顶帽子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再说什么?”

    花有刚:“以后跟林国华少来往,农民就要有农民的样,油腔滑调、刁滑奸诈像什么样!”

    他觉得张翠芬那事一定是林国华瞎传谣,然后跟花俏编造了他的坏话。

    林小舅不知不觉就被背了一口大黑锅。

    这什么跟什么呀?

    花俏更不懂了,她自然要为小舅舅正名:“爸爸,你可能对小舅舅有些误会,刁滑奸诈、油腔滑调跟小舅舅一点儿都不搭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花有刚瞪眼:“你是听我的,还是听林国华的?”

    又来了!

    花俏有些无奈花有刚的无理取闹,她可不是张翠芬会哄得了花有刚,她直接回归正题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想跟你说的是,高中毕业后我会上大学,上大学的学费我也会自己解决。”

    花有刚本来是不想让花俏读大学的,一来是学费估计要很多;二来他觉得花俏早点儿工作,家里的负担能减轻一些。

    但是这次打赌他输了,再不乐意他也愿赌服输,上大学的事不会勉强花俏。

    但听到花俏自己说学费的事自己解决时,花有刚有些恼羞,觉得花俏这是在质疑自己。

    他黑着脸扔下一句:“你愿意怎样就怎样,反正我管不了你!”说完就骑上自行车跑远。

    花俏站在原地,皱着眉半晌不动。

    怎么感觉爸爸越来越向上辈子后来时的样子靠拢了呢。

    自负又自大,且爱胡思乱想,不哄着顺着就使性子发脾气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