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重生八零大佬要和我组CP

重生八零大佬要和我组CP

第34章 小气的大男人

作者: 沙玛

    花俏三人此时很惊喜。

    没想到临收摊了,他们竟然能把手里的茶叶都卖掉。

    等客人走后,花俏看着手里的四块钱忍不住自我怀疑,她的运气这么好?然后又迟疑地自我肯定:应该是挺好的吧。

    可以重活一次,可以救下了弟弟,甚至还认识了未来的大佬沈重和周舫。

    花俏觉得自己这一次应该是有锦鲤体质。

    嗯,一定是这样的,所以能在生意结束前一刻把手里的茶叶都卖光光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......

    花俏转头对高兴得手舞足蹈的弟弟妹妹道:“一会儿就给你们两个一人买一瓶汽水喝!”

    即使是买了汽水,她手里的钱也会超过十块钱。

    打赌能赢还是赢的好啊。

    花艳和花南方惊喜得欢呼了起来,梦寐以求的汽水就这么来了。

    花有刚今天上班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,甚至都忘记要避讳着张翠芬,他在想着花俏的茶摊到底能不能挣够十块钱。

    如果挣不够十块钱的话,他今天就趁机提一提花俏毕业以后的事,为三年之后重提先打个基础。

    如果挣的超过十块钱......

    花有刚实在是不愿意三年后跟林香叶为这事闹,他养了花俏十几年,付出的难道还不够吗?

    想想林香叶的眼泪,花有刚就有点儿烦。

    下班时间一到,他就骑着自行车走了,他要去看看。

    花有刚一路来到了茶摊的位置,却发现茶摊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他左右转了一圈,确定地方没弄错。那就是收摊了?

    这么早就收摊?

    也是,现在街上已经没什么人,其他的摊子也在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原来是没有了生意,所以才早早收摊回家了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种可能,花有刚低沉的心情顿时消失了,再想想前两天他下班路过的时候,摊子上总坐着几个喝茶的人,今天竟然在他下班之前就收摊了,看来今天的生意很不行啊。

    花有刚于是再次骑上自行车,这一次他慢悠悠地往家骑,甚至还时不时哼几句小调。

    就说嘛,小孩子家家做什么生意。还是在工厂做工人来的稳定。

    到了家,林香叶听到动静从厨房出来迎接他,给他又是递毛巾又是端脸盆的。

    花有刚竖着耳朵听了听西厢房的动静,却什么也没听到。

    肯定是生意不好,躲起来难过着呢。

    他一时更是理直气壮起来,擦脸完,他问道:“花俏和南方呢?”

    林香叶说道:“去爸妈那边了,晚上他们在爸妈那边吃饭。”

    花有刚哼了一声,这是躲起来了吧,躲得了一时,难道还能躲一辈子?

    他倒是希望花俏能躲一辈子呢,那样还省了他的事了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花俏几个陪着爷爷奶奶又说了会儿话,这才回到自己家。

    一进院门就看到花有刚坐在院子中间,拿着把扇子自在扇着,旁边的收音机里咿咿呀呀放着戏剧。

    “爸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二叔。”

    花俏姐弟和花艳随意跟花有刚打了声招呼,就急急地往西厢房钻。

    他们要算账,要分钱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儿太让人着急了。

    花有刚都酝酿好了要说什么,结果他还没开口,这三个熊孩子就哧溜没了影子。

    他一口气憋得差点儿噎住,赶紧喝了口加了糖的菊花茶顺顺气。

    这些熊孩子!

    花有刚瞪着西厢房,真想冲进去教训他们几句,眼里还有没有他这个爸爸!

    不过花艳这个侄女在,实在不好让外人看了笑话,他只能忍着。

    哼!

    花有刚哼了一声,转身回了正房。

    “高中毕业了,就让花俏进厂子,我明天就跟厂长提一提,让给留个名额。”花有刚一进屋就沉着脸朝林香叶甩了这么几句话。

    正在做针线的林香叶一下子把手给扎了。

    她顾不上擦指尖流出来的血,震惊地看着花有刚,嗫嚅半晌,才鼓起勇气说道:“你答应过我的让花俏上大学。”

    花有刚一双眼立刻瞪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以前是以前,现在是现在!”

    “我养了花俏这么多年,难道还不够吗?!”

    “早点工作挣钱又有什么不好,没看她现在就着急地去挣钱了么!进厂子难道不比在大街上摆茶摊好吗?”

    花有刚一连串地甩出来许多句话,看着林香叶白着一张脸什么也说不出来,他心口憋着的那口气这才发泄掉。

    “我做的够有情有义了。”他又说了这么一句话,然后又出了门。

    此时花俏三人也分好了钱,花艳兜里揣着一笔‘巨款’兴冲冲地从西厢房跑了出来,她迫不及待想回家炫耀去。

    她跑得太快,差点儿撞到院子里往外走的花有刚身上。

    花艳及时刹住脚,笑道:“二叔,我们一共赚了十三块二毛五分钱,比十块还多了三块二呢,打赌可是俏俏姐赢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也顾不上等花有刚说什么就跑掉了。

    花有刚一个人呆在原地,艰难地扭动脖子看向西厢房。

    刚刚花艳说的好像是十三块二毛五分钱,也就是说今天这几个兔崽子竟然挣了六块多!比昨天还要多。

    所以打赌是他输了?

    所以三年后花俏的去向还是不由他说了算?

    这时花南方也揣着钱从西厢房出来,他打算回自己房间里藏钱,一出门就看到爸爸呆愣愣地站在院子里,眼睛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花南方吓了一跳,惊魂未定地说道:“爸,你直勾勾盯着我干嘛呢?怪吓人的。”

    花有刚不死心地问:“你们今天挣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六块五分钱,三天一共挣了十三块多,还有一些瓜子豆子和糖,不过我们把糖送爷爷奶奶了。”花南方开心地说着,完全没注意到他爸的脸色越来越难看。

    这时屋子里的花俏听到动静,打开窗户探出头来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吃豆子吗?我们剩下不少,你要不要明天口袋里装些带到工厂吃?”花俏自认体贴地问道。

    花有刚板着脸声音没有起伏地说一声:“不吃!”然后就大步出了院门。

    花南方和花俏互相对视一眼,爸爸怎么了?

    “我估计是爸听到我们挣了钱,不太高兴吧。”花南方猜测着,不过很快又道:“管他呢。”然后也钻进了自己房间,找地方藏钱才要紧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