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重生八零大佬要和我组CP

重生八零大佬要和我组CP

第19章 区别对待

作者: 沙玛

    张翠芬心绪平复下来后,翻来覆去思索了半夜,突然一拍脑袋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怪不得花有刚这段时间躲着她呢!

    肯定是知道了纺织厂王菊花那事。

    知道了原因,张翠芬冷笑一声又躺了下去,她还当是出了什么事,原来是这个,真是个没胆色的男人。

    不过也好,这样的男人更好掌控。

    张翠芬又思谋了一会儿,这才闭上眼入睡了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花俏为防张翠芬来个恶人先告状,在花有刚面前装白莲花,说她和南方的坏话,决定先到花有刚那里打预防针。

    于是在花有刚早上要去上班的时候,花俏在隔了一条街的路上堵住了爸爸。

    “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花有刚随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花俏说道:“有件事儿要跟您说一下,昨天张翠芬拦住了我和南方,还掏出一把钱给我们,说是她欠了你的,让我们拿回来给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‘张翠芬’三个字,花南方额头青筋一跳,下意识想也不知道是小舅子还是花艳那个多嘴的告诉了花俏。

    被女儿知道自己这种拿不上台面的事,花有刚觉得有些没面子。

    他不高兴地说道:“别理那个女人,我没借过钱给她。”

    张翠芬虽然经常找他帮忙,但的确是没有跟他借过钱,也不知道张翠芬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果然是个麻烦的女人!

    他皱着眉头道:“钱给我,以后别再理她。”心里琢磨着一会儿去了厂子,让徒弟小马替他把钱给张翠芬。

    看出花有刚的不耐,花俏心里悄悄松了口气,看来爸爸现在对那个张翠芬并没有什么好的想法。

    花俏笑道:“我和南方没有接那钱。”

    花有刚诧异地挑起眉头看她,花俏解释道:“张翠芬要是真欠您钱,为什么不直接找您,拦住我们做什么,明显是不安好心打着其他主意,我们自然不能如了她的意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怕她以昨天的事为借口找您,所以提前跟您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听到儿女没有拿张翠芬的钱,花有刚松了一口气,省得他再去找徒弟小马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知道了。”花有刚不想再跟女儿谈这件事,实在是太有损他的形象了,也别扭的很。

    花俏补充道:“张翠芬要真找您,说我和南方骂她,您可别信。”

    见女儿没完没了,花有刚没了耐心,“小孩子别管大人的事!”

    他对花俏说的嗤之以鼻,张翠芬能不能找到机会跟他说话还是两话,再一个张翠芬又不是傻子会对他说他孩子的坏话。

    花俏被花有刚给噎了下,见他抬腿骑上自行车就要走,仍然还是喊了一句:“爸爸,你也别理那个女人!”

    远去的花有刚只当什么也没听到,心情不怎么好地上班去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,花南方正等着姐姐。

    “姐,我们怎么挣钱?”

    昨天他从花艳嘴里得知姐姐要自己挣钱后,就一直兴奋着,钱还没挣着已经想出一百种花钱的方法来。

    所以催促姐姐赶紧挣钱已经变成他每时每刻的大事。

    花俏一笑,道:“今天我们去外爷家。”

    啊?

    “姐,以后有时间再去外爷家,挣钱更要紧。”花南方以为花俏要去外爷家玩,往常姐姐对去外爷家并不热衷啊,挣钱的关键时刻怎么又想起要去外爷家呢。

    花俏故作神秘道:“要挣钱必须先去外爷家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外爷家有赚钱的门道?”花南方试探地问。

    “孺子可教也。”花俏甚是欣慰,觉得弟弟脑筋转得很快。

    可花南方却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外爷家有什么赚钱的门道,外爷家都很穷呢,穷得小舅舅一把年纪还娶不起媳妇。

    可惜姐姐就是不告诉他,说让他等着看就是了。

    两人跟林香叶说要去外爷家住两天,林香叶立刻摇头:“不行,你爸爸知道了会不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上次回娘家,南方和俏俏都出了事,有刚对她很是不满,要是知道儿子被女儿又撺掇去她娘家,只怕会更不高兴。

    花南方立刻保证道:“妈,我以后都不会下河玩水,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其实上次出事,他也被吓到了,现在看到水腿肚子都在打转呢。

    可惜林香叶怎么也不答应。

    花俏忍不住道:“妈,爸爸其实没有那么可怕,你不用怕他。”

    听到女儿这话,林香叶顿了下,说道:“俏俏,你想去你外爷家可以,南方不行,南方才呛了水,哪里也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花南方不乐意地抗议:“凭什么姐姐可以去,我就不行。”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林香叶在儿子身上一步也不让,被两个孩子逼急了就是一句:“等你爸同意了,南方再去。”

    最后花俏一个人出门了。

    时间不多,她不想再耽误一天。

    “姐,你先去,我明天就去找你,你等着我啊。”花南方只能百般不舍地让姐姐先去。说自己明天一定到。

    等花俏一出门,花南方就赌气关在自己房间里,不理妈妈。

    花俏是坐了简陋的客车往外公家所在的村去的,坐在车上,花俏想着刚刚的事。

    妈妈在家里的地位太低了,事事要请示爸爸,要让妈妈硬气起来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,为什么她去外爷家可以,南方去外爷家就不行呢?

    重男轻女?

    不是。

    看起来妈妈对她和南方一碗水端平,其实很多细节上能看得出妈妈对她更好。

    比如她身上的衣服几乎没有补丁,南方的衣服还有几个补丁。

    所以问题不是出在妈妈这里,而是妈妈怕爸爸不高兴所以不让南方去。

    花俏仔细回忆了下。

    爸爸重男轻女?

    所以才会对自己后来被磋磨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?

    所以自己去外爷家,爸爸不在意,而南方去就不可以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很快客车就停到了外爷家所在的村口,花俏下了车,放眼望去。

    上次她来整个人迷迷糊糊的,因为上辈子的遗憾,只对村后面的那条河清晰无比,至于村子其他的几乎没有印象。

    她辨别了方向往外爷家走,因为是上午,路过的田地里可以看得很多低头劳作的村民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外爷等人是在地里干活,还是在家,花俏心里想着。

    摸索着快到外爷家时,花俏迎面遇到了推着平板车的舅舅。

    “俏俏,你怎么来了?”林国华惊喜地问道。

    花俏笑着喊了声舅舅,跑过去帮舅舅推平板车。

    进了院子里,林国华放下车,回屋里端起一瓢水咕嘟咕嘟喝了一半儿,这才惊道:“你一个人来的?”

    “嗯,我跟我妈说过了,然后坐车来的。”

    林国华还是不赞同道:“最近到处都不安分,你一个女孩子独自出门还是不安全,以后可别这样了,至少也要让男方陪着你。”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