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重生八零大佬要和我组CP

重生八零大佬要和我组CP

第173章 威胁与陷阱

作者: 沙玛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花有刚带着张翠芬母女两回了家。

    当时花南方没出门,正在家里写作业,当看到他们三人说说笑笑地进来时,心情立刻就低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本来是在院子里坐着写作业的,看到他们,他想也没多想拿起书本就往自己房间走。

    一眼也不想多看他们。

    王佳慧看到了,不屑地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只有懦夫才会逃避!

    不过想想这个懦夫竟然在演讲比赛中赢了自己,她心里就不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于是王佳慧故意喊了一声:“花南方,你跑什么。”

    花南方回头冷冷看了她一眼,不说话,脚下也不停,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,把门“砰”一声给关上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张翠芬伸手碰了碰花有刚的胳膊,以示无措。

    花有刚也有些窝气,可他又不想因为这事儿跟儿子吵闹起来,整天的吵吵闹闹实在烦人。

    他于是佯装声势地朝东厢房喊了一声:“花南方,别那么没礼貌!”

    花南方自然不会回应他。

    花有刚也正盼着臭小子别回应呢,省得再费唇舌。

    见花有刚这么轻描淡写就把事情糊弄过去了,张翠芬母女两心中不满,不过也不急,以后时间长的是,慢慢来。

    花有刚和张翠芬在屋子里说话,王佳慧在院子里左瞧瞧右看看,似乎在为自己入住考察地方。

    她先是进了之前花俏住的西厢房转了一圈,里面空荡荡的,没有找到一丝属于花俏的东西。

    出了院子,她歪头看了看紧闭的东厢房,思考了几秒后,就饶有兴趣地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门没有从里面插上,王佳慧一推门就开了。

    花南方一看就厌恶地喝道:“出去!”

    见他生气,王佳慧反而兴奋了起来,她一扬下巴,指着花南方手腕上的手表,趾高气扬地说道:“把你的手表借我戴两天。”

    花南方冷笑一声,“出去!”

    王佳慧继续说道:“你要是不借我,我就去学校告诉大家,你爸妈离婚了。”

    离婚家庭的学生肯定人人好奇想看一看。

    看他花南方能不能忍受的了别人的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花南方听了果然生气了,他狠狠瞪了王佳慧一眼:“我爸妈离婚是因为你妈勾引我爸!你要有脸说,我也会把你妈不要脸的事说出来,让大家评评理。”

    王佳慧一点儿也不生气,反而还漫不经心地说:“无所谓啊,你想说就说去呗。”

    反正又不是她勾引的人,也不是她不要脸。

    到时候她还可以装一波无辜和可怜,博一些同情与照顾。

    看王佳慧这么一副开水烫不进去的死猪无赖样,花南方狠狠瞪着她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王佳慧继续笑的得意地说:“你要不借给我,我就去你姐学校找人聊聊天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!”花南方气急。

    王佳慧风淡云轻道:“跟大家聊聊你姐的身世呗,说不定有人知道你姐的亲爹到底是谁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花南方气得涨红了脸,激动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佳慧耸耸肩膀:“把你的手表借我戴两天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王佳慧得意洋洋地拿着花南方的手表离开了东厢房。

    花南方一直待在房间里没有出去,花有刚也没管他。

    张翠芬母女一直待在花家,到了吃晚饭的时候,张翠芬下厨做了一顿还算丰盛的晚餐,其中有一盘蒸鸡蛋和一个切猪耳朵。

    菜摆好了,张翠芬对花有刚说道:“要不把爸妈喊过来一起吃饭吧?”

    花有刚不想去,他都能想得到去了会有什么样的待遇。

    他爸肯定会劈头盖脸骂他一顿,然后狠狠拒绝他。

    可张翠芬说老人来不来是他们的事,做儿女的哪能因为老人几句不好听的话就不请。

    花有刚便喊花南方去叫爷爷奶奶来吃饭。

    花南方从东厢房出来,耷拉着脸就去了隔壁。

    “爷爷,奶奶,张翠芬让我爸喊你们过去吃饭,我爸懒得跑路,让我来喊你们。”他蔫蔫地说道。

    看到小孙子垂头丧气的样子,花奶奶问道:“是不是那个张翠芬给你气受了?”

    她十分担心小孙子被张翠芬母女给欺负了。

    花南方叹了口气,略带伤心地把先前被王佳慧威胁拿走手表的事说了一遍,然后绝望地问道:

    “爷爷,奶奶,我不想我姐被人嘲笑,那我以后是不是都要被王佳慧这样威胁了?”

    花老爷子一听就炸了,小孙子竟然被一个外来的女孩子这样威胁。

    是可忍孰不可忍!

    花奶奶听了也震惊地半晌说不出话来,张翠芬家那个女儿也就十三四岁吧,小小年纪竟然能做出这种事来。

    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吗?

    心思这么恶毒的人,有刚竟然招了这样的人来家里!

    她转头对老头子说道:“你说这咋办?”

    花老爷子一拍桌子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走!我去见见欺负我孙子的人到底长了什么三头六臂,竟然这么嚣张!”

    他可是民兵出身,这辈子就没怕过什么。

    看到老头子打头走了,花奶奶忍不住问孙子:“你就那么维护你姐?怕你姐被人说?”

    花南方顿了顿,然后坚定地说道:“她是我姐姐,永远是我姐姐。”

    花奶奶半晌才叹了口气,真是作孽啊!

    花南方没回去,只是坐在爷爷奶奶的院子里,听着隔壁爷爷骂人,他爸辩解,张翠芬责打王佳慧,王佳慧哭着辩解的声响。

    在王佳慧嘴里,那手表成了他主动借出去的,而王佳慧也从来没有威胁过他。

    是他设了陷阱给王佳慧跳的,就是为了让他爷爷出马教训他们。

    花南方本来想爬到墙头上辩解的,可想了想他又没动。

    “奶奶,你信王佳慧说的吗?”他问身边坐着的奶奶。

    花奶奶说:“你是我孙子,我只信你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花老头气冲冲地回来了,他手里拿着那个手表,走过来丢给了孙子。

    花南方捡起手表摩挲了下,心想爷爷奶奶信他,不知道他爸会不会信他。

    晚饭他在爷爷这边吃了,等到隔壁没有了张翠芬母女的声音后,他才回去。

    谁知一进门,花南方就被他爸给堵在院子里了。

    “小小年纪,心思就这么歹毒!”花有刚盯着儿子阴沉沉地说:“你这是跟花俏学的吗?”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