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科幻小说 > 我的女友不可能是怪物

我的女友不可能是怪物

第二百七十八章 伞

作者: 黑暗荔枝

    在重生的九十九世之中,江寻目睹了无数次的死亡,包括他身边的鱼冰凌、鱼归晚,也在轮回中死去多次,甚至江寻和她们还曾互为仇敌。

    战争中,生命太脆弱了,当然,江寻也没有资格悲天悯人,毕竟造成原住民基地灾难性结果的,就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身处独立空间之中,江寻、鱼冰凌、鱼归晚默默的看着外面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,活该。”鱼冰凌很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杀戮、毁灭、鲜血,普通人看到这些残酷情景,对他们的视觉冲击将非常大,甚至成为终生阴影,但鱼冰凌没有任何感觉,她完全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,冷眼看这一切。

    鱼冰凌也意识到了自己这种心态的变化,说到底,因为她的身份变了,她不再是人类,而是怪物,除了江寻之外的人类对鱼冰凌来说,全都是异族,甚至可以说是猎物。

    猎手若因为猎物的死亡而流下眼泪,那也只是鳄鱼的眼泪罢了。

    一般人遭遇这种身份的巨大变化,可能会痛苦、无助、惶恐,不愿意接受自己身份的变化,甚至因为迷失在双身份中而精神崩溃,但鱼冰凌不会,她很适应甚至可以说庆幸自己身份的转变。

    末世中活着本身就不容易了,还有空去迷茫这些的人在鱼冰凌看来都是矫情。

    至于妹妹鱼归晚内心中会不会有什么情感的不适,鱼冰凌也丝毫不担心,就眼前这种血腥情景,鱼归晚没给看饿了都已经是一种尊重了。而身份转变什么的,干饭人是不配拥有身份转变的,因为小萝莉大概率根本不会意识到这件事。

    对这场怪物对原住民的杀戮,江寻是看多了习以为常,鱼冰凌表现平静,鱼归晚则没心没肺,也只有张九君感受到了强烈的视觉冲击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这么多恐怖的怪物,都是江寻引来的!

    那个看起来不可匹敌的原住民首领,就这么被江寻给摆了一道,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活了。

    这招驱虎吞狼,可以说是玩到了极致了。

    然而,江寻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?

    张九君不禁想到了程英俊,看江寻两度召唤程英俊的操作,那最有可能的解释,就是程英俊可以吸引怪物。

    似乎程英俊自己都不知道他有这个能力,这个家伙看起来脑袋很不灵光的样子。

    吸引怪物这种能力,看起来完全是一个坑队友的反向技能,可是江寻凭借独立空间配合使用,却令其变成了一招神技。

    江寻是怎么开发出程英俊的?按照资料显示,程英俊压根就是一个废人,江南猎鬼人分局看走了眼,被这家伙给坑了。

    然而,在江寻的手上,他却能变废为宝。

    不但江寻变态,他身边聚集起来的人,也都是各有各的能力,哪怕看起来不怎么聪明的鱼归晚和程英俊,也是不可或缺。

    此时,他们周围的怪物越来越多,原住民基地已经被彻底毁掉了。

    无论张九君、鱼冰凌,都是第一次见到成群的怪物冲击人类驻地。

    在蓝星上,怪物虽然肆虐,但都是小规模的,一个城市有一个怪物作乱就已经很可怕了,有些小国,就是被一个怪物就灭了。

    像眼前这种,成群的怪物攻城事件在蓝星还没发生过。真的到了那一步,恐怕也是整个蓝星沦陷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,受难者刑房之中——

    为了防止受难者逃跑,原住民基地的刑房经过了多重加固,不过对蜂拥而至怪物而言,这间看似固若金汤的刑房却并不能带来太多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外面的惨叫声不绝于耳,所有人都听得心惊胆战,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怪物杀进来了。”卡兰特听着外面的声音,说出了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这原住民基地,看起来也延续很久了,怎么会突然遭受这样大规模的怪物袭击?如果要袭击的话,他们早就该遭遇袭击了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,他们首先是要活下来。

    “各位,不管原因是什么,这次怪物袭击,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机会。”凯撒开口说道,没有怪物袭击,他们基本不可能逃出原住民的囚笼,现在还有一线希望。

    “现在所有人听我指挥。”凯撒正说着,却忽然发现,周围千岛国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犹豫,甚至有些惶恐。

    凯撒微微一怔,旋即明白了,之前他两次抛弃这些千岛国民众,甚至还驱车从千岛国人身上碾压过去,这让这些人对自己产生不信任之感。

    “凯撒上将,你们身上的那根锥子,能拔出来吗?”陈文斌犹犹豫豫的说道,他的目光停留在了凯撒、卡兰特等人的胸口。

    小手指粗细的金属锥,深深的扎入凯撒、卡兰特等人心脏的位置,金属锥并没有刺穿心壁,但只要这些猎鬼人一动用能量,就会感到钻心的剧痛。

    之前卡兰特反抗原住民,就是因为这一根锥子,他被原住民一脚踢到,又被对方把他的脸踩在地上蹂躏,到现在,卡兰特的半边脸还血肉模糊着。

    凯撒目光一沉,这金属锥由原住民的道具师打造,其中不知蕴含了什么手段,如果强行拔出来,会连带着心脏受创。

    他其实还留有了几分力量,但这点力量,在当前的情势下,能起到的作用也非常有限。

    凯撒皱了皱眉头,他冷漠地看着陈文斌:“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?是觉得我们这些人受伤了,就没什么用了?”

    “哪里的话,凯撒先生你误会了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陈文斌急忙解释。

    陈文斌明白,凯撒这些人就算是被打入了金属锥,也比普通人强太多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现在逃命带上千岛国民众,恐怕也没存什么好心思。

    一群人一起逃出去,面对怪物群鸟作兽散时,那当然是跑得越慢的人越危险,而诸如凯撒这些猎鬼人,他们的速度普通人拍马不及,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废什么话?你是不打算走,想留下来等死吗?现在你们要么坐以待毙,要么跟着我一起拼一把,除此之外,别无选择。”

    凯撒也不在意这些人的看法,事到如今,他们都只能孤注一掷。

    如果这些普通人不跟着猎鬼人的话,更是一点活路都没有。

    陈文斌看了一眼周围的千岛国人,没有人有反对意见,他咬了咬牙,对凯撒说道:“我们跟你走,我们的人可以在前面探路,也可以在后面殿后,只是希望你们,不要再抛下我们了,至少……带走一小部分人。”

    陈文斌的语气十分卑微,他很清楚,在这种情况下,普通人没有资格和猎鬼人讲条件,即便被抛弃,或是被当做工具使用,他们也只能认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聪明人。”凯撒笑了,跟聪明人打交道,会省很多口舌。

    他正要再说什么,就在这时,他脸色微微一变,看向陈文斌的神色有了几分古怪,陈文斌意识到不对,他低头一看,在身前,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根盘子大小的铁钩,这铁钩血迹斑斑,连着婴儿手腕一般粗的铁链上,钩子本身如同一只巨大的蝎子尾巴,末端正扣住了他的腹部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陈文斌微微一愣神,忽然感觉腹部剧痛,铁钩尖端刺入他的血肉,拖着他的身体猛然向后倒飞出去!

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陈雯萱大叫一声,却只能看着陈文斌被铁钩拖入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东西!?

    人们惊慌失措,而这时候,那条铁钩再次出现,又扣住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个人是千岛国出身的猎鬼人,与原住民骑士团一战后,他们都被原住民用金属锥刺入心脏的位置,限制了力量。

    面对这粗大的铁钩,他也没有反抗之力,直接被拖走了!

    别说是千岛国的猎鬼人,就算是卡兰特、琼纳斯,此时也没有多少战斗力。

    也就凯撒勉强还保有一点力量,眼看着这不知名的怪物出现,凯撒低声喝道:“跟我冲出去!”

    凯撒不清楚那条铁钩到底是什么,但以他现在剩余的力量,应该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。

    他只能逃出去,在这些千岛国普通人的掩护下,趁乱逃走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可是我爸爸……我爸爸他……”陈雯萱眼看着被铁钩拖走的父亲,全身无力,然而这时候根本没有人去理会她,所有人都盯着刑房的出口,想着去搏那最后的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又是一个人被铁钩拖走,凯撒要冲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一道声音传来:“你们最好不要直接冲出去,否则就是肉包子打狗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凯撒猛地回头,他自然记得这个声音。

    江寻!

    这家伙,居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?

    原本凯撒还以为江寻骗走了他的指环后就逃了,没想到他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来履行交易的。”

    江寻从黑暗的虚空中漫步而出,与此同时,他已经展开精神领域,将刑房中的气息全部隔绝掉,如此一来,他只要对付已经进入刑房中的怪物就行了,不至于吸引更多的怪物。

    “交易……”

    凯撒愣了一下,江寻之前说救他居然是真的?

    “江……江先生……”被铁钩拖走的陈文斌,此时口中都是鲜血,他一只手抓在地上,一只手颤颤巍巍的从怀中掏出一张黑色的晶卡,“血……血……晶……”

    陈文斌要说的,就是他们这些千岛国权贵,留在千岛国中央银行的血晶储备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用来自保的最后倚仗,原本他们打算用这些血晶石储备跟白鹰帝国谈条件,但现在,毫无疑问是江寻更靠得住。

    之前在大巴车上的时候,陈文斌就拿出来过一次了,但当时因为劫持他们的原住民出手,让陈文斌陷入幻术之中,根本就没能把这番话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请你……带……他们……走……”

    陈文斌用尽全身的力气,把手中的晶卡扔了出来,但也只是扔出去一米多远而已。

    陈文斌知道,自己怕是活不成了,死在这里他很不甘心,但事已至此,他能做的也就是保住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之前江寻是跟凯撒做的交易,凯撒用手上的指环,换来江寻的救援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千岛国人,跟江寻可没有利益纠葛,江寻完全可以不救他们。

    所以,他要支付足够的报酬,至少让江寻尽力把他的女儿救走。

    江寻一招手,那张晶卡直接飞入了他的手中,与此同时,在他身边,鱼冰凌一踏地面,身形暴起。

    而鱼归晚愣了半秒钟之后,也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普通人难以视物,但鱼冰凌却看得很清楚,这粗大的铁钩,从一团黑色的迷雾之中射出,这团迷雾,应该就是怪物的本体。

    鱼冰凌一腿抽了上去,而鱼归晚也配合姐姐,来了一个头槌冲撞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黑暗中传出了一声爆响,整个刑房都猛地一震。

    然而,一击之后的鱼冰凌却面色微微一变,她的这一腿,似乎结结实实的抽在了一块钢铁上。

    而鱼归晚也像是一头撞了南墙,整个人都反弹了回来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鱼归晚撞懵了,她摸着自己的脑袋,感觉脑袋嗡嗡的,这是什么玩意儿,居然比自己的头还硬。

    鱼归晚有点生气了,她已经按住自己的小尾巴,准备变身后再来一次。

    而这时,她终于看清了黑雾中隐藏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居然一件造型怪异的巨伞,它有四米多高,看起来像是由金属打造,它伞柄粗得像是钢柱一样,刚刚鱼归晚就是一头撞在了伞柄上。

    此时,伞已经打开,缓缓旋转着,在伞面的底部,有两个凹陷,凹陷中镶嵌着白色的骨珠。

    这对骨珠,并没有随着伞的转动而转动,而是一直与鱼冰凌、鱼归晚对峙着,就像是一对眼睛一样。

    在伞骨的末端,延伸下来十几条两指多粗的铁链,每一根铁链都挂着一个血迹斑斑的铁钩。

    随着伞的旋转,铁链铁钩也跟着旋转,其中两条铁钩上,还挂着两个人,乍一看,就像是游乐园的飞椅,诡异而怪诞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鱼冰凌愣住了,这也是……怪物?

    为什么还有这种形态的怪物?

    这是生命体吗?

    不知为何,鱼冰凌从这把铁伞中感受到了一股让人说不出的窒息感,还有那一对骨珠,它并不晶莹圆润,而是仿佛了经历了无数岁月的侵蚀,表面出现了许多蜂窝状的孔洞。

    就这一对骨珠,给鱼冰凌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鱼冰凌正犹豫着该怎么办对付这家伙,可就在这时,那巨伞的周围暴起一团黑雾,下一刻,它开始渐渐的模糊,似乎要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它要走了,让它走!”

    江寻的精神传音在鱼冰凌耳边响起,鱼冰凌微微一怔,在那巨伞即将消失的时候,江寻心念一动,一股精神能量射出,伞的一条铁钩微微一抖,之前被铁钩钩住的陈文斌,从上面摔了下来。

    陈文斌肚子上破了一个大洞,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而那柄铁伞,已经完全消失不见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鱼冰凌轻吐一口气,不禁回身看向了江寻: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江寻摇头,“怪物的形态千奇百怪,并不一定就是生命体,它也许……是一件武器。”

    武器?

    这种伞的形状,外面伞骨布满锁链和铁钩,看起来的确像是一种武器。

    如果是武器的话,谁打造了它,它又是谁的武器?它太大了,恐怕要五六米高的巨人才能使用它。

    武器为什么也会化作怪物?

    “它为什么走了?”鱼冰凌不解。

    “它可能是觉得与我们战斗没有完胜的把握,它能判断我们的大概实力。”江寻微微思索了一下,推测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觉得,刚才那家伙很可怕,我只是看一眼,就感到全身汗毛都立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作为怪物,鱼冰凌有对危险的直觉,就像是猫遇到了强大的野兽,会立起背上的毛一样。

    江寻道:“你感受到的威胁,可能来自于那柄伞,那柄伞很古老,古老得可怕。至于怪物,可能是附身在了伞的上面。”

    这个世界,似乎有着诸多的秘密,不管是那流淌着的星河巨坑也好,还是刚刚那把消失了巨伞,都说明了这一点,这个世界的历史,相当的复杂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江寻看向陈文斌,陈文斌的女儿伏在她父亲身边,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她爸现在腹部被剖开了,内脏都快流出来了,脸也白得跟纸一样,这还能是没事吗?

    “这里有一枚金疮药,能不能活下来看你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江寻从独立空间中取出一个小瓷瓶,这是他在方士协会打秋风弄到的,如果是流到市面上,几千万都轻松卖到。

    陈雯萱赶紧接过药来,江寻转身对张九君道:“张部长,一会儿你跟他们一起出去吧,我已经延伸独立空间,一直延伸到基地外面了,你们走出去应该是安全的,但是接下来能不能活着,就要看运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对付白袍人,这是唯一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江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凯撒、卡兰特等人都听得惊住了。

    普通人不知道白袍人三个字意味着什么,他们可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当初凯撒等人与空中骑士团交战的时候,本来也只是落于下风,还能支撑一会儿,可就因为白袍人的领域降临,他们就土崩瓦解,毫无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正面对付白袍人,那不是送死吗?

    凯撒欲言又止,他觉得江寻一会儿可能要肉包子打狗,一去不回了。

    可惜了,他的指环在江寻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你小心。”

    张九君拍了拍江寻的肩膀,说来有点让人沮丧,如果他跟着江寻去对付白袍人,不但帮不上什么忙,甚至还可能成为拖累,还不如带着千岛国民众撤离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